• <menu id="ssoos"><center id="ssoos"></center></menu>
  • 當前位置:首頁?>?環境要聞?>?聚焦減碳 > 正文 >

    全國碳市場推遲擴容,碳數據核算難題何解

    2022-05-13 16:13來源: 財經十一人編輯:雪兒

      相比火電,其他七大高耗能行業精準核算碳排放數據的難度更大。但擴容過慢不利于實現雙碳目標,還會削弱中國企業的國際競爭力
      由于碳排放數據質量問題待解,其他高排放行業納入全國碳市場的時間將推遲一到兩年。
      《財經十一人》從多方了解到,火電企業前兩年的碳排放數據質量調查仍未完結,其他高耗能行業精準核算碳排放數據的挑戰更大,推遲納入全國碳市場有利于其夯實數據核算基礎。
      碳市場是交易碳排放權的市場,中國全國碳市場于2021年7月16日啟動交易,火電行業是第一個也是目前唯一納入全國碳市場的行業。
      也有業內人士認為,全國碳市場擴容的速度不宜太慢,否則不利于實現雙碳目標,還會削弱中國企業的國際競爭力。
      1 全國碳市場擴容推遲
      納入全國碳市場,意味著企業的碳排放量受到管控。企業每年會獲得一定量的免費碳排放配額,管控企業實際碳排放量若超出其獲得的配額量,就需在碳市場購入差額以完成履約;實際碳排放量少于配額的部分則可出售,該企業完成履約的同時獲得收益。
      主管部門生態環境部對全國碳市場新增管控行業的宗旨是:“成熟一個、批準發布一個”。相關行業的溫室氣體排放核算、報告的國家標準,以及配額分配方案成熟后,即可納入全國碳市場。
      2021年,曾有多位權威人士表示,2022年納入全國碳市場管控的行業將增加2到3個。根據此前的準備工作來看,業內普遍預期建材、有色和鋼鐵三個行業有望在2022年納入全國碳市場。
      不過,火電企業的碳排放數據質量問題在去年暴露之后,主管部門的調查整改工作仍在進行中。多個信源近日對《財經十一人》表示,全國碳市場新增其他行業的時間將推遲一到兩年,最快在2023年納入建材領域的水泥和有色領域的電解鋁。
      火電企業在高耗能行業里碳排放數據核算最簡單,但數據質量仍然存在較多問題,其他高耗能行業的精準核算碳排放數據的挑戰更大。比如,同一個化工產品可能存在多種原材料和工藝流程,這意味著該產品就得有多種碳排放核算方法。
      從主管部門的角度看,納入碳市場管控的企業不僅需要核算清楚實際碳排放數據,還需要計算其應獲得的碳排放配額。全國碳市場現階段為碳排放強度控制市場,并非總量控制市場,這意味著每家管控企業獲得的碳排放配額與其產品數量、生產方式密切相關,這就增大了精準計算配額發放量的難度。
      金融數據科技公司路孚特首席中國電力與碳分析師藺苑對《財經十一人》表示,參考火電行業納入全國碳市場的進程,明年預計將納入第二批管控行業。今年把火電行業碳排放數據質量夯實的同時,還應該制定出兩到三個行業的溫室氣體核算方法,為全國碳市場擴容做準備。否則,全國碳市場的建設進度會滯后,這將削弱中國企業的國際競爭力。
      藺苑說,按照全國碳市場目前的政策,2023年納入管控的行業,預計2025年才會在碳市場履約,相關企業屆時才會參與碳交易。
      2 火電行業暴露了哪些問題
      在全國碳市場的第一個履約周期,2000多家火電企業的碳排放報告質量良莠不齊。除了極少數惡意造假的情況,不少企業的碳排放數據質量都存在不同程度的問題。
      2021年10-12月,生態環境部組織31個工作組在全國各地調查管控企業的碳排放報告?!敦斀浭蝗恕帆@得的資料顯示,上述工作組把調查發現的火電企業碳排放報告數據問題分為四類:
      一是涉嫌主觀故意弄虛作假,造成碳排放核算結果嚴重失實;
      二是涉嫌違規修改參數和數據,造成碳排放核算結果不準確;
      三是涉嫌參數選用和統計計算不正確、質量控制不規范;
      四是核算邊界合規性方面的問題。
      以安徽省為例,調查組在該省2020年的碳排放報告里共發現了12家企業共21項問題,其中,第二類問題占10項,其余為第三類、第四類問題。生態環境部要求各地在2022年4月底之前完成整改。
      火電企業的數據質量問題還引起了碳達峰碳中和工作領導小組的關注。碳達峰碳中和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于2022年4月8日召開了電視電話會議,通報全國碳市場數據造假有關問題,強調要嚴厲打擊碳排放數據造假行為,并提出要建立長效機制,健全碳市場數據監管機制。
      《財經十一人》綜合多方信息了解到,去年火電企業碳排放數據出現的質量問題主要源于三方面:碳排放數據核算指南的模糊性,數據獲取流程的監管難題,以及燃煤元素碳含量高限值規定誘發的數據造假。
      目前,核算指南的模糊性問題已得到改善。生態環境部2022年3月15日發布《關于做好2022年企業溫室氣體排放報告管理相關重點工作的通知》,更新了《企業溫室氣體排放核算方法與報告指南——發電設施(2022年修訂版)》(下稱2022年版指南)。自2022年4月起,納入全國碳市場管控的發電企業按2022年版指南核算。
      2022年版指南細化了一些數據核算的流程,例如,在元素碳檢測方面,從樣品采樣、制樣、化驗、基準換算各個環節都給出了規范。還規定了更加明晰的核算方法,如元素碳不同基換算采用的水分的選取、供熱量、供熱煤耗計算等,確保企業報送以及核查機構核查時統一核算方法和尺度。同時,2022年版指南還增加了檢測內容,用于數據真實性的交叉驗證。
      但有業內人士認為,2022年版指南對碳排放數據質量控制要求過于理想化。比如,指南要求,燃煤元素碳含量需每月縮分樣檢測,每日采集入爐煤縮分樣品,每月將獲得的日縮分樣品合并混合。合并后的入爐煤縮分樣品混合樣相關參數值,需與各入爐煤相關參數的加權平均值一致。某電力集團碳資產負責人對《財經十一人》表示,混合樣相關參數為檢測值,后者為加權平均值,要兩項數據保持一致,不太符合實際情況。
      在數據獲取流程的監管上,目前仍面臨挑戰。去年出現數據問題的火電企業里有不少在樣品選取、送檢等過程中不規范,甚至弄虛作假。例如,生態環境部通報的江蘇省2020年碳排放報告質量問題清單里,13家出現問題的企業中有6家企業的碳排放報告數據質量保障體系未建立或不規范,缺少采樣、制樣和化驗、保存樣品、送檢等流程方面的監管制度。
      “即使要求更加嚴格了,企業想要造假仍然難以察覺?!辟Y深碳市場研究人士、《碳中和時代》作者汪軍對《財經十一人》說,含碳量數據無法實現連續監測且數據間隔過長,因此過程監管始終是個難題,核查機構、主管部門不可能24小時全程監管。碳市場的初衷是為了以更經濟的方式推動全社會減排,具體到每家高耗能企業來說,主管部門應督促其在能減排的方面加快減排。一些不影響企業減排成效的數據如果監督成本過高,可以無需實測,用行業平均值或默認值就可以了,這不影響公平,而且更有利于提高效率。
      燃煤元素碳含量高限值政策是指,在企業沒有實測該數值的情況下,需采用比實測值高20%-30%左右的懲罰性數值。全國碳市場披露的首例數據造假企業就是為了避免該政策。業界對該政策的爭議一直較大。
      碳中和綜合服務機構中創碳投的相關負責人對《財經十一人》說,元素碳含量高限值高估了企業的碳排放量,偏離了碳排放核算真實、準確的原則。而且實測元素碳含量各個環節都容易被人為干擾,大幅增加了核查和監管難度及成本,埋下了碳排放數據造假的隱患。中創碳投已于2022年4月向相關部門提交了重估該政策的建議,后續對該政策的修改持謹慎樂觀的態度。
      該負責人建議,用一個更接近真實值的數值代替高限值,且今后根據情況可對其更新。待技術、標準規范等各方面條件具備后,不實測的企業也可以直接以在線監測的方式計算出碳排放量。核算法和在線監測法可共存和互補,以提升碳排放數據質量。
      在主管部門加大對數據質量問題的督查力度的情況下,總的來說,業內人士對火電企業今后的數據質量更加樂觀。碳達峰碳中和工作領導小組、生態環境部以及各地生態環境部門,都在加強監管的頻率和強度,多地還推出了舉報碳排放數據造假的高額獎勵措施,對數據質量出現問題的企業將加大懲罰力度。
      3其他七大高耗能行業的核算難點
      碳市場管控企業的碳數據核算分為配額和實際排放量兩方面。與火電行業相比,其他高耗能行業的數據核算更加復雜。
      全國碳市場以基準線法分配碳排放配額,單位產品的碳排放量是計算企業應獲配額的基礎。發電行業的產品是標準化的一度電,其配額核算較為容易,而其他行業的產品更加多元。
      企業實際碳排放量的核算需要綜合企業的原材料、生產工藝、用電量等全流程的信息和數據?;痣娖髽I的原材料相對簡單,就是煤,生產過程也相對統一,其他行業則不同。
      比如,鋼鐵生產涉及六七道工序,需要將每個工序的排放計算清楚;化工行業生產同一種產品,往往需要截然不同的原材料、工藝流程,碳排放量也就不同;水泥行業需要每天監測熟料中氧化鎂和氧化鈣的含量,不僅測量過程復雜,數據量也較為龐大。來自鋼鐵、化工、水泥等多個行業的人士曾向《財經十一人》表示,所屬行業碳排放的核算標準不太明確,給數據核算工作造成了困難。
      為了將高耗能企業納入全國碳市場,相關部門為此已籌備了八年多。早在2013年11月,國家發改委就印發了鋼鐵、化工、電解鋁、發電、電網、鎂冶煉、平板玻璃、水泥、陶瓷、民航這十個行業的企業溫室氣體排放核算方法與報告指南。2016年1月,國家發展改革委明確全國碳市場將納入八大重點排放行業:石化、化工、建材、鋼鐵、有色、造紙、電力、航空。全國碳市場主管部門2018年調改為生態環境部之后,這八大高耗能行業的碳排放數據核算、報送和核查工作也一直在持續進行。
      將發電行業外的其他七個行業納入之后,全國碳市場的配額總量將從目前的 45 億噸擴容到 70 億噸,覆蓋全國二氧化碳排放總量的60%左右。
      據《財經十一人》了解,建材行業里的水泥和有色行業里的電解鋁是其他七大行業里相對容易核算的,目前已經制定了的新版數據核算標準,正在非公開征求意見。
      某位電解鋁企業的資深人士對《財經十一人》表示,電解鋁行業碳排放數據的核算指南已基本成型,但業界對個別參數的數值選擇仍有爭議,最大的爭議在于企業所用新能源電力的比例。電解鋁企業排放的二氧化碳主要來自外購電力,絕大多數電解鋁企業所用電力是直接從電網購入,每家企業使用可再生能源發電的比例其實并不相同。為了便于統一計算,所有企業用一個固定比值的話,會導致不公平。
      與計算企業實際碳排放量的難度相比,計算碳排放配額分配量的難度也不小。汪軍說,配額分配標準是碳市場最核心的問題,它應使同一個行業內的企業在單位碳排放量上有可比性。以發電行業為例,若全國電廠發一度電平均排0.5千克二氧化碳,那么基準線定在0.45就比較合理,效率高的電廠就有配額富余。但若以化工行業的PVC產品為例,企業生產PVC產品的同時往往都會有多種副產品,如果只以其生產PVC的單位碳排放量來計算平均效率,就存在不公平;加權計算其多種副產品的效率更合理,這就導致計算公式比較復雜。
      藺苑表示,基于全國碳市場的強度基準線政策,生產同一種產品的企業若擁有多種工藝流程就會有多種基準線,主管部門每年需要花大量時間來摸底各行業的基準線水平。而歐盟碳市場的基準線是總量控制,其劃定方式是不管其他條件如何,同一種產品只有一條基準線,這有利于該行業從高碳排放向低碳排放轉型。全國碳市場應盡快考慮從碳排放強度控制轉變為總量控制,以便與雙碳目標接軌。
      核算標準之外,企業自身的核算能力也存在不足。按照政策規定,企業應自行核算并完成碳排放報告,再由政府委托的核查機構進行核實。有業內人士告訴《財經十一人》,火電之外的高耗能行業,絕大多數企業還不具備核算能力,不能自主完成碳排放報告,很多企業都是請第三方機構核算。
      中創碳投預計,八大高耗能行業將在2025年后全部納入全國碳市場,電解鋁和水泥行業將在2023年納入全國碳市場,其后鋼鐵、石化、化工、造紙和航空業逐漸納入。 作者:徐沛宇 鄭慧
    作者為《財經》記者和研究員
    AV导航总站,性欧美高清久久久久久久,小14萝裸体脱裙子自慰漫画
  • <menu id="ssoos"><center id="ssoos"></center></menu>